健美网徽信
您当前的位置:博狗体育官网 > 减肥 > 有氧锻炼

儿童肥胖的真实原因

   儿童肥胖
  一、单基因肥胖
  瘦素是最早认识到的对人类体重控制有重要作用的特定基因。至今,鉴别出了几种单基因肥胖综合症,大部分存在于瘦素-黑素皮质素调节通路中。已知的基因有瘦素、瘦素受体-阿片促黑素皮质素原(POMC)、激素原转换酶1(PC1)、黑素皮质素受体3和4(MC3R和MC4R)、以及转录因子单意同源物(SIM1)。单基因情况下,普遍所见的严重的、早期开始的肥胖与相应敲除小鼠表型相似,支持了这些基因在体重调节中的重要作用。也有关于肥胖与外周代谢控制调节基因多态性之间关系不一致的报告,例如线粒体解偶联基因,可能是由于特定种族和性别变异的原因。
  瘦素-黑素皮质素基因的纯合子突变是极其罕见的严重肥胖病因,并且常常与其它特征有关,例如瘦素缺乏情况下的促性腺激素分泌不足性腺机能减退,POMC缺乏下的红发和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产生的表型排除了这些基因为普通肥胖候选基因的可能性。就瘦素、瘦素受体和POMC基因来说,杂合突变携带者有最低程度的异常表型。仅在黑皮质素受体(MCR)4发现杂合突变引起显著肥胖,并与其它特殊表型无关。到目前为止,MC4R突变是最常见的单基因肥胖病因,占早期开始的严重儿童期肥胖的4%。
  人类肥胖的其它候选基因因胰岛素在能量代谢中发挥重要作用,所以检查胰岛素基因。在某些种族血统的个体中,胰岛素基因上游可变的核苷酸衔接重复的多态性增加了禁食胰岛素水平,与儿童期肥胖之间存在关联。
  因为更多的基因和染色体区域与人类肥胖关联,人类肥胖基因图谱在继续扩展。已经鉴别出某些基因为内脏性肥胖所特有,但大部分的特异基因至今尚不了解。儿童肥胖很可能是多基因的,经复杂遗传因素而具有易感性。据估价,过度肥胖倾向的30~50%可以由遗传变异解释。
  二、与早期儿童肥胖有关的综合症
  肥胖是几种少见的遗传综合症的特有表型之一,这里仅介绍三种。
  1、普拉德-威利综合症(Prader-Willi syndrome,PWS)以子宫内张力减退、智力延迟,以及促性腺激素分泌不足性腺机能减退为特征。PWS由染色体15q上PWS临界区域内缺失父亲表达的基因所引起,包括核内小核糖核蛋白质。但是,基因缺失的的确切代谢功能尚不清楚。PWS肥胖的一个主要差异为格瑞林(ghrelin)水平的升高,而在其他形式的肥胖是下降的。格瑞林,一种胃源性蛋白,可能至少是PWS食欲过盛的部分原因。
  2、巴尔得-别德尔综合征(Bardet-Biedl syndrome,BBS)的特征为不同程度的肥胖、智力延迟、色素视网膜病变、多指和肾脏异常。在关于BBS表型的几项主要隐性遗传谱系研究基础上,鉴别出了几个染色体区域,包括纤毛(cilia)和中心粒(centriole)功能的基因。
  3、贝克威思-威德曼综合征(Beckwith-Wiedemann syndrome,BWS)是一种主要以普遍的胎儿超重和内脏肥大为特征,有高身高但无儿童期的特殊肥胖。
  三、内分泌紊乱
  虽然在肥胖儿童和青少年中很少见GH(生长激素)缺乏、甲状腺激素缺乏和皮质醇过多,但是这些疾病以能量消耗下降和生长减少同时存在为特征,引起缓慢生长的矮身高儿童出现显著的中心性肥胖。皮质醇分泌过多的病人除了内脏性肥胖和生长不良外,通常有高血压、葡萄糖不耐性、脂代谢紊乱、满月面容、肌肉数量下降和紫罗兰色的宽阔条纹。除去糖皮质激素源后,这些问题能够得到改善。有相对胰岛素抵抗的高胰岛素血症和较低程度的2型糖尿病(T2DM)是肥胖青年的共存疾病。
  在少数病人,假性甲状旁腺功能减退(Pseudohypoparathyroidism)是儿童肥胖的病因,也存在甲状旁腺激素(PTH)抵抗,出现低血钙和高磷酸盐血症、矮身高、圆脸、短掌骨、基底神经节钙化和发育延迟。
  鉴别肥胖共存疾病的实验室检查包括甲状腺功能、血脂、全部生化的和肝功能检验,以及禁食葡萄糖和胰岛素检验。应考虑口服葡萄糖耐受实验(0GTT),以排除10岁后受损的葡萄糖耐受性或T2DM(2型糖尿病)高风险患者,例如T2DM家庭史和/或代谢综合征。血清或尿皮质醇水平测定应作为后备检查方法,以排除有相应病史资料和/或体格检查结果的库欣氏综合症肥胖患者。
  四、中枢神经系统损伤引起肥胖
  经历严重脑损伤、脑瘤和/或头部放射治疗的儿童常常出现肥胖并发症。在手术后初期可见体重的显著增长,这些儿童身体活动减少,能量摄入增加。身体活动的减少可能引起交感神经系统功能的下降。
  五、药物
  长期大剂量糖皮质激素治疗出现特殊形式的向心性体重增长,内脏脂肪的积累易感心血管疾病风险。引起儿童和青少年体重增长的其它药物包括赛庚啶(cyproheptadine)、2-丙基戊酸钠(valproate)和孕酮。
  有相当多的证据说明某些较新的安定药物(抗精神病的)可能引起体重的迅速增长。但是,不同药物对于对体重增长、血脂和糖尿病风险的影响有相当大的可变性。在精神分裂症和情感障碍患者中,糖尿病和高脂血的发病率是一般人群的1.5-2倍。在已普遍替代了第一代的第二代药物中,氯氮平(clozapine)和奥氮平(olanzapine)对于体重增长有显著作用,增加了糖尿病和高脂血的风险。利培酮(Risperidone)和奎硫平(quetiapine)对体重增长有中等作用,对糖尿病和高脂血的出现可能有影响。阿立哌唑(Aripiprazole)和齐拉西酮(ziprasidone)仅与较少的体重增长相关,有较好的葡萄糖∶胰岛素比例和血脂水平。但是,对后者药物的长期应用经验还较少。
  六、环境对肥胖遗传的作用
  基因发挥作用,并与环境因素相互作用促使肥胖。研究表明,对饮食改变而发生的循环脂类水平、皮下脂肪、脂肪量和内脏脂肪变化反应,有相同基因型的受试者对能量过剩与剥夺的反应比不同基因型受试者更相似。产生新基因型的技能以及对表型精确标志的研究进展将会提高确定基因-环境相互作用的能力。
  子宫环境和肥胖母亲妊娠糖尿病(GDM)对青少年肥胖影响的流行病学研究结果并不一致。在印度比马人群中,与GDM前出生的兄弟姐妹相比,GDM母亲的婴儿肥胖风险增加。这项研究支持了子宫内高血糖暴露是后来肥胖的风险因素。其它的研究证明,青少年超重风险的增长与出生体重的增加和母亲GDM有关,但是在以母亲的BMI调整后这种关系减弱或完全无关。因此,胎儿高胰岛素血症对出生时身体组成和身体大小的影响为将来的肥胖奠定了基础。
  七、心理、社会因素
  社会经济状况(SES)、种族、性别的影响该方面的大部分资料来自于美国成年人群。总体上说,与收入和教育水平较高的人群相比,水平较低的人群更可能成为肥胖,因为较高收入人群能够更多地了解和应用卫生保健知识、健康食品和健身设备。
  在少数种族和少数民族,较高的肥胖发生率可能归因于这些人群更加贫困。一定人群选择性的体重增长可能也说明了人与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依遗传背景而不同。某些人群显然有更大的肥胖相关疾病的风险。
  性别影响SES和种族对肥胖的作用,贫穷妇女成为肥胖的可能性是贫穷男子的2倍。相反的,富有的妇女成为肥胖的可能性小于富有的男子。但是,富有的男子明显比低SES男子更可能肥胖。总的说来,女性较男性更可能肥胖。考虑到母亲BMI对其儿童的影响,这些研究结果特别有意义。根据资料,在20-74岁的妇女中,34%的肥胖(BMI≥30),6.3%的严重肥胖(BMI≥40),而男子则分别为28%和3.1%。
  生活方式和饮食的作用 使用运动传感器的研究证明,中等强度运动时间较少的儿童在儿童期和青春期成为肥胖的风险较高。在美国,仅约25%的青少年报告有规律性的运动,令人担忧的14%的青少年完全没有运动。电视和计算机游戏促成了更多的久坐空闲活动,电视广告也增加了零食不适当的食物选择。看电视的时间和超重之间存在正相关,特别是在较大年龄的儿童和青少年。
  除了生活方式的问题以外,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儿童和青少年的饮食方式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使儿童处于肥胖风险的饮食因素包括高脂肪和过多的热量摄入。肥胖儿童具有忽略早餐而在正餐却食用大量食物的倾向。
  就饮食营养素含量来说,钙摄入和肥胖之间存在负相关。高碳水化合物软饮料的消费是高热量的主要因素,特别是这些液体代替了青少年的牛奶和钙的摄入。另外,速食的消费已占学校儿童食物摄入的10%,美国在1970年仅占2%。与很少吃快餐的儿童相比,经常食用快餐的儿童摄取了更多的总能量、每克食物中的更多能量、更多的总脂肪、更多的总碳水化合物和更多的额外的糖,更少的纤维素、更少的牛奶、更少的水果蔬菜。超重的儿童特别容易受到食用快餐不利健康的影响。
  新生儿的营养状况影响儿童和青少年肥胖。特别是,已经证明某些人群母乳喂养至少有一定程度的保护作用,虽然其它的报告曾反驳了这一观点。
  暴食是肥胖的原因之一 20~40%的严重肥胖的成年人和青少年因暴食而蒙受其害。当与非暴食肥胖者相比较时,肥胖的暴食者表现有体重和形态的问题,也表现出较低自尊心的抑郁和焦虑症状。显然,年轻时的暴食紊乱者在后来的生活中易发展成为神经性贪食。
  肥胖儿童和青少年的心理特征 肥胖和心理学因素之间的因果关系尚不清楚。肥胖是非常容易分辨的,6岁儿童更以弊病和缺陷看待肥胖。儿童对肥胖的知觉强调是迟钝、自私自利、智力低下、社会隔离、较差的社交能力和学习成绩,而对健康、健康饮食和活动的感知水平很低。因此,儿童都对超重和肥胖者产生了总体的负面社会感知,这与儿童自己的体重或性别无关。小至5岁的儿童就知道自己的肥胖,影响他们的外观、运动能力、社会感应性和自尊。肥胖儿童的自尊随性别和年龄而不同,女性有自尊心问题的较大风险。父母的容忍或不关注可能是自尊心的保护因素。
  在严重肥胖的青少年中,48%的有中等至严重的抑郁综合症,35%的报告有高水平的焦虑。肥胖女孩比非肥胖女孩更有尝试自杀的可能。超重青少年报告,比非超重的同伴参加了更多不健康的行为,经历更多的社会心理苦恼。超重的青少年比正常体重的同伴更孤立。


二维码
分享到: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